您的位置 > 首頁 > 大雜燴新聞 > 新聞正文

【同人】英翻大春物——即便比企谷八幡也能寫情書(10)

本欄目長期入口為APP端新聞頁面的第三個大圖喲!!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創

本欄目長期入口為APP端新聞頁面的第個大圖喲!!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創-標題-TAG-作者/動漫之家ID

請附帶文檔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對不予通過

投稿通過后的文章會逐步發送上線

歡迎大家前來投稿

如果遇到特別對胃口的,會有編輯姐姐來邀請你一起出本子喲~

原創同人匯總頁:點此跳轉


即便比企谷八幡也能寫情書

原作者:God Emperor Penguin 翻譯、校對、潤色:神界祭司

序+chapter 1  雪之下陽乃所擅長的事(上) chapter 1  雪之下陽乃所擅長的事(下) chapter 2  之后,雪之下雪乃能寫好一封情書嗎?(上) chapter 2  之后,雪之下雪乃能寫好一封情書嗎?(下) chapter 3 來自戶冢彩加的愛的火鍋(上) chapter 3 來自戶冢彩加的愛的火鍋(下)chapter  4  比企谷與雪之下的訪談(上) chapter  4  比企谷與雪之下的訪談(下) chapter 5 即便如此,由比濱結衣仍然試圖制作巧克力(上)

chapter 5 即便如此,由比濱結衣仍然試圖制作巧克力(下)

比企谷總是在償還。

該死的材木座。你當時為什么要說這么酷的話!?

盡管是周六的午餐時間,面包店還是沒有那么多人。這是一個小家庭所擁有的房子,外面有一個小小的情侶標志。這是服務的黃金時間,但顧客并不多。來這里的大多數是聚在一起參加補習班,或者是情侶約會的高中生。由比濱和我完全不適應(這里),但我想,這個地方并沒有迎合廣泛的人群。所以我想它一周內就會停業。說真的,一家只賣甜點的餐廳能維持多久?至少提供一些主菜吧!

好吧,至少這里沒有動畫之類的東西。

“小企 !”

也許我是在因為坐在我對面的由比濱結衣而(故意)破壞氣氛。由比濱點了一些過甜的糖粉,而我則挑了一個包著紅豆沙的小圓面包。然后,她又看了一眼我們的面包。也許是我還不夠惡心,不能自發地在上面形成霉菌。

“這真是太令人興奮了!”由比濱說著,拍著手。

“這只是面包。”

“是啊!但就像,我從來沒有嘗試過,所以這是一個全新的體驗。”

面包是一種新的體驗…?說真的,至少從青銅時代開始,你就錯過了文明的發展。

“這是你需要理解的事情,小企。生活就是體驗新事物!”

我翻了翻眼睛。當然,由比濱是那些相信樂觀看待事物的人之一。

經驗是一個笑話。

你可以從書中獲得經驗。并且你只有一次生命,為什么不花時間來確保你的生命不會變成悲劇呢?我的回答讓由比濱盯著桌子。

過了一會兒,由比濱抬起頭來回答。

“有時候你應該追隨自己的內心。”她的回答簡短而切中要害,讓我有點慌亂。我很不好意思大聲說出來,更不用說跟著那個想法走了。

我想知道有多少夫妻的關系被這種人生哲學毀掉了?

“嗯,我想我們應該吃點東西,你知道嗎?”由比濱邊說邊狼吞虎咽地吃著她的甜面包。

我嘆了口氣,覺得我有義務嘗嘗我花錢買的這種點心。我拿著我的紅豆包,當正要吃東西的時候,突然感覺,有兩只手正捂著我的眼睛。

“嗨!是誰在那里!放開我!放開我!”

我有提到過我不擅長突然出現的黑暗嗎?

“阿拉阿拉 !我們在這里看到了什么?”

我的手僵住了。我的心停止了。我的皮膚長起了雞皮疙瘩。

“比企谷君,你已經在這里一段時間了?”陽乃像唱歌一樣說道。她的手從我的眼睛滑到我的臉頰到我的脖子,最后落在我的肩膀上。她開始緊緊地抓著我的鎖骨,好像要把我掐死。

“啊。是的。”我的嗓子哽住了。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么。

“嗯……yahallo !”

仿佛是感覺到了這種情緒,由比濱正盡力讓自己聽起來充滿熱情。

“啊,比濱醬 !哈嘍哈嘍!你們兩個在約會嗎?”

“啊!不,我- - - - - - !我剛才在做巧克力,現在-”

“巧克力?為了比企谷君 ?”

“啊!”

由比濱結結巴巴地回答了這個令人驚訝的問題。

“啊……那么你們倆就是這樣關系的人了?”陽乃用肘撞我的肋骨。你知道嗎?或者也許她現在真的很開心……

“不不!”由比濱正在變紅。“我只是……啊……”

“我是她的實驗品,”我打斷了她的話。陽乃臉上的表情讓我覺得我破壞了她的情緒。她的表情似乎在說:“你不是別人的玩物,而是我的。我的。也只是我的。““其他所有人都拒絕了,因為他們重視自己的理智和腸道,不愿讓自己食物中毒。”

“小-小企 !”

“哦?”陽乃把目光轉向我,完全無視了由比濱的爆發。“是這樣嗎?”

我點了點頭。

“嗯,如果比企谷君這么說的話,”她嘆了口氣。

“唔-唔姆……”

我把頭轉向那個聲音。

“哦。你也在這里嗎?”

由于雪之下陽乃的超量的表現力和存在感,我沒有注意到她也有客人。

“隼人君 ?”由比濱邊說邊環視著陽乃。“你在這里干什么?”

葉山不安地笑了笑,撓了撓后腦勺。“家庭很重要。”他最后只是說。

“哦-哦,”由比濱說。“所以,就是這樣,嗯……?”

“阿拉阿拉!”陽乃拍著手。“這難道沒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嗎?”

似曾相識?現在我想起來了……

“是的,是的。”陽乃拉著一把椅子坐下,繼續說道。“就像在餐館里的時候一樣。你不記得了嗎,隼人君 ?”

“是-是,有點印象。”

葉山也坐了下來,他看起來仍然很不安。當我看著他時,他拒絕與我對視。

“咦,咦。”由比濱緊張地說,“你們應該……點些東西,知道嗎?這家面包店的面包真好吃!””

“哦?嗯,我想質量應該不錯——從外面看它就像一家餐館!也許他們應該叫它“面包餐廳”!”

陽乃從另一張桌子上拿起菜單,開始查看。“現在,我不知道我想要什么…”

葉山靜靜地坐在他的座位上,看著地面。似乎是感覺到了空氣中的緊張氣氛,由比濱縮回去吃她的面包。我無能為力,所以我也照做了。

“阿拉 !”

我吃到一半就停了下來。

陽乃把手指合在一起。“我知道在這個似曾相識的時刻里缺少了什么!我們思念的人!”

哦……

“等一會兒!”陽乃拿出手機說。

“啊……”

“陽乃桑,沒必要……”

由比濱和葉山的話都被忽視了,陽乃把聽筒拿到了她的耳邊。

忙碌的面包房突然聽起來很安靜,盡管這里有那么多噪音。

“喂?”

電話里傳來一個聲音。

“啊,雪乃醬 !”

“我掛了。”

“等等,等等!”陽乃很快地說。

“……什么?”

“你知道那家面包店嗎?商店招牌上掛著情侶鸚鵡的那個?”

“是的,我知道。怎么了”

嘿…

“好吧,想象一下,當我看到比濱醬和比企谷君在一起的時候,我有多驚訝!”

電話那頭一片寂靜。

“……我知道了。”雪之下最后說。

“這還不夠羞恥!你知道嗎,比企谷君剛剛告訴我比濱醬在給他做巧克力!”

“嘿!”

由比濱的面包掉在桌子上。

陽乃朝她眨了眨眼,似乎在說:“我只是在開玩笑!”在繼續之前。“你知道,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看來你有競爭對手了,雪乃醬…啊!你想和他談談嗎?”

“我——”

“好的,請稍等!”

電話被塞在我手里。

“啊……”

我慢慢地把它湊到耳邊。

“不是那樣的。”我開始說。“只是小町是在教由比濱如何烹飪巧克力——”

“這與我無關。”雪之下的聲音很生硬。

“啊…好吧。你想和由比濱談談嗎?”

“我現在感覺不太好。告訴她我晚點再打給她。”

“啊……”

“我希望你們倆玩得開心。”

電話掛斷了。我朝由比濱望去。

“她說過一會兒給你打電話。”

由比濱的眼睛里充滿了希冀,然后又慢慢轉向悲傷。“好-好的”她說。

“嘿。”我把手機扔回了陽乃。“滿意嗎?”

“阿拉阿拉…也許我的捉弄過頭了?”

那種假笑又回來了。

“陽乃桑,夠了……”隼人君安靜地說。

“你知道,我們的媽媽現在對雪乃醬非常嚴格,”陽乃繼續說道。“從那天起,她就不允許出門……”

“那天?”由比濱的頭微微傾斜。“雪乃醬和Yuki-mom之間發生了什么事嗎?”

陽乃竊笑著,似乎是因為由比濱對她媽媽那親切的昵稱。“阿拉,這不是我該講的故事。但是…我相信比企谷君能告訴你一切,吶?”

“小企,可以嗎?”由比濱疑惑地看著我。“這跟小企有什么關系?”

我保持沉默。

“嗯……”陽乃的笑容變得更燦爛了。“所有的事情都是因為比企谷君,你知道嗎?”

足夠了,停止吧……

陽乃繼續看著我。她的目光就像她的微笑一樣冰冷。

“畢竟,雪乃醬和我們的媽媽因為他而關系不好。”

我站了起來。

“走了。”我對由比濱說。

“啊?,噢-哦,好的!”

盡管看起來仍然很困惑,由比濱還是向陽乃和葉山鞠躬。我不再等待,開始走向出口。

“阿拉,阿拉……”陽乃告別道,“祝你好運,比濱醬。”

“呃-恩 ?”

“你明天的巧克力,”陽乃帶著柴郡貓般的笑容,說,“我覺得你要在這上面花上一整夜,不是嗎?畢竟情人節就在明天。”(祭司:柴郡貓(Cheshire cat)是英國作家劉易斯?卡羅爾創作的童話《愛麗絲漫游奇境記》中的虛構角色,形象是一只咧著嘴笑的貓,擁有能憑空出現或消失的能力,甚至在它消失以后,它的笑容還掛在半空中。)

“這聽起來就像是在浪費時間。”

我還沒想,就說出了我想說的話。

“啊,真卑鄙,比企谷君”陽乃撅著嘴說。“只要是用心去做的事情,那么就沒有什么事情是浪費時間的。”

“我沒聽懂你的意思。”

陽乃嘆了口氣。“你知道嗎,比企谷君,”她喊道,“我們的父親其實很喜歡你,但我想,那天,他希望你多給他一點……”

我沒有轉身。“我不是他的玩物。”

“多么苦澀的回答。”陽乃搖搖頭說,“但你知道,你說你在尋找的所謂‘真物’……”

在明亮的燈光和雪花中,過山車般的閃光掠過我的腦海。

就在他們這么做的時候,我似乎聽到了一個聲音,自從那聲音被拿走之后,我就再也沒有聽到過的聲音。

“比企谷君。在某個時刻,請救救我,好嗎?”

“在雪乃醬無法忍受之前找到她對你來說只是時間問題,不是嗎?”


今天是情人節。

昨天晚上,由比濱回家了。她有自己想做的事。她說,這需要付出很多努力和時間,但最終,她知道這將是值得的。

所以我回家了。我睡了。我醒了。上課像往常一樣無聊。

有卡片、巧克力和告白。獨自一人在這個世界上的好處意味著沒有人會在這種假期打擾你。沒有人關心我到恨我的程度,所以我被忽視了。也許世界上真正的不人道不是歧視,而是冷漠。人們對別人不夠關心,他們只關心送巧克力的表面現象,以提高他們的社會地位。

今天我沒有巧克力是社會的錯,不是我的錯。當然,這還不包括在經過一段時間后,一色扔到我頭上的那種必不可少的巧克力,但它最終變成了一種填滿了焦糖的巧克力,一接觸到我的耳朵就會爆炸。除此之外,今年又是一個沒有巧克力的年份。到目前為止,這是一串完整的完美,不像殯儀館承辦商的摔跤狂熱連勝。

我不想從這所學校的任何人那里得到巧克力。送甜點給一個男人是沒有意義的,尤其是作為愛的表達。巧克力公司有一個可怕的宣傳機器,雖然我認為它們現在被稱為公共關系或營銷。

所以,我又是這樣的了。到目前為止,這一天平安無事。

侍奉部的門沒有鎖。今天,它不是空的。

我的手在顫抖。我感到興奮。也許我在期待什么…或者是某人。

我打開門,希望看到窗邊有個人影在翻動一本書。我希望聽到一個冰冷的聲音,用那種模糊而溫暖的方式對我說話。我希望…我希望…

我為什么要希望?

我走進房間,尋找雪之下。

相反,我看到的只有由比濱。

她正在睡覺。

你不應該再這么脆弱了,知道嗎?如果有個變態進來看到你一個人抱著胳膊睡在下巴下面怎么辦?你脖子上的露背太多了……如果那個家伙對平安時代的公主有迷戀怎么辦?

我走到我的座位上,才發現由比濱把她的椅子拉近了我這邊的桌子。

由比濱就在我的座位旁邊休息。茶已經沏好了。茶點擺好了,杯子也擺好了,熱氣還在鍋里飄著,隨時可以端上來。

但這些并不是我最后注意到的事情。

因為在由比濱熟睡的身影旁邊放著一顆心形巧克力。

它雕刻得很完美。看起來很甜,做工精細。

這個事實使我心煩意亂:

那是給誰的?

這是由比濱從什么人那里收到的?不。這不可能的。在日本,女孩們在情人節不會收到巧克力。這意味著,一定是她買了它。

我檢查著巧克力的兩邊,(試圖)尋找一個標簽。

但是,上面沒有標簽。

盡管它很漂亮,但也有一些細微的瑕疵——這些瑕疵只會增加巧克力整體的美感。

圣母在上,別告訴我……

這是由比濱做的?

由比濱會對她喜歡的男人很認真。

于是,她解決了。

如果說有什么區別的話,那就是前一天我從她那里看到的那個巧克力只是一個序曲。

由比濱還在打盹。

她熬了一整夜來做這個嗎?

也許這是一顆純潔而高貴的心在作祟,就像由比濱一樣。她在才能上的不足,在精神和精力上得到了彌補。她是大錘,而雪之下是手術刀。雪之下更喜歡完美的使用手段,而由比濱則使用了壓倒性的力量。

這巧克力一定太甜了。

我手里拿著巧克力,不管這是給誰的,我打賭那個人一定不想要。

不管這巧克力是給誰的,他都不想要。

我一遍又一遍地對自己說。

從微小的謊言開始,因為如果你一直對自己說,它們就會變成事實。

事實應該是,不管這個人是誰,都不會想要這個巧克力。

那個人一定討厭巧克力。

他一定討厭收到巧克力。

這不是那個人想要的巧克力。

看哪,這是我所憎惡的(行為)。

不管這巧克力是給誰的,這都是我為自己做的事情。

這個奇怪的想法在我的整個意識中回響。

它必須被摧毀。

別人不會影響我的生活。除了我自己,沒有人會影響我的生活。

在這一點上,我的方法要優于雪之下的方法。

人們得到了想要的結果,沒有人受苦。這就是真相,是事實,是結局,是終焉。

我把巧克力舉過頭頂。

巧克力在地上摔得粉碎。

它粉碎成一百萬個小碎片。

我突然有了一種力量的感覺。

當摩西分開大海的時候,他就是這樣的感覺嗎?

當耶穌敬畏地吩咐成千上萬人時,他就是這樣的感覺嗎?

看著地板上散落的碎巧克力,我傻笑了。

我是神,我擊碎了那該死的東西,那只會帶來痛苦和苦難的東西。

我是一個怪物。

“小-小企 ?

由比濱打了個哈欠,那個時間太長了,不太自然。

“小企…”由比濱輕聲說道。“你看到是誰干的了嗎?”

她的聲音里沒有驚訝,只有一絲悲傷。

“沒有。”

“好吧。”

她應該是了解了。

“我一定是把它放在桌子邊上了。”

由比濱已經了解了。

“然后,一定是在睡眠時,我做了不當的移動,它掉下來了……然后……啊哈……就像昨晚我熬夜到很晚一樣。我甚至在課堂上打瞌睡,但你可能沒有注意到,因為我在后面……”

由比濱必須了解,因為由比濱很痛苦。

那是由比濱的破碎的心。

“我很開心……我感覺我很糟糕……我很糟糕……但我真的很開心……”由比濱透過袖子嗚咽著說。她的聲音嘶啞而停頓。深呼吸和粘液使她的聲音嘶啞。“我太高興了。”

她為什么高興,我不明白。

“當-那個時候……給隼人君的信……當我發現是雪乃寫的……我太高興了。那感覺就像一個重物被舉起來了,你知道嗎?突然間,我不再那么害怕了。我覺得……我覺得……那個時候我能做到任何事。”

她的袖子從臉上垂下來,她的眼睛和我的相遇了。

那是一個濕潤的微笑,看著我。

“我為這樣一件傻事而高興,這太可怕了,對吧?”

自我實現的預言總是會有某種終結感。

人們喜歡掌控一切。

控制這一切使人們在痛苦的日常生活中有了方向感。

這個世界上到處都是傻瓜,他們故意或在其他幸福的無知中,盡其所能地激怒你。


自我毀滅是一種安慰。

如果你知道你會失敗,就沒有必要擔心。想進入東大嗎?算了吧。接受你是一個可悲的失敗者,拖延太多次,不能學習來拯救他的生命。所以當你站在人群中,你看不到自己的名字,你會有一點滿足,因為你知道你沒有可能進入東大,你選擇了不進入東大。你在多項選擇部分回答了所有的“B”,并在自由回答部分寫了一系列同性戀俳句。

在短暫的時間里,你就是宇宙某一特定部分的主人。

所以,當我和由比濱站在破碎的巧克力上時,我感到了那種完滿感。

由比濱的目光移開了,她的劉海遮住了她低垂的臉。她嘴上掛著微笑。

“我打算把巧克力送給我喜歡的人……”

由比濱跪在巧克力災難的廢墟前。

她選了一小塊,易碎的,有缺口的。它簡直就像一塊鋸齒狀的黑色巖石。

“這里有個人我喜歡……哈哈,這很奇怪嗎?即便是我,像我這樣的人,也會有崇拜的人,你知道嗎?”由比濱笑著說。

我只是點了點頭。

“哈哈!你知道,雪乃一直告訴我要多學習…然后,我就那樣做了。我不得不閱讀了至少20本介紹制作巧克力方法的雜志,”由比濱笑著說。“我熬了一整夜才做好這個。哈,我在網上看了一遍又一遍的視頻,但這那還不夠,不是嗎?要是我有雪乃的才能就好了。也許到那時我就不會這么笨手笨腳了……”

由比濱正在責怪自己。

這是一種自然的防御機制:責備天分而不是努力。

每個人都認為自己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但其實并不是這樣。

不管老鼠怎么努力,它永遠不會被允許進入廚房。

不管一個玩具有多想保持自己的地位,最終,它的主人都會厭倦它。

生活就像一艘船,沒有你,它也會一直輕輕地沿著河漂流。

“不過,”由比濱輕聲說,她的眼睛凝視著我遞到她手里的那塊沒吃完的巧克力。“還是……”

似乎是在下定了決心之后,由比濱堅定地看著我,宣布:

“我會繼續努力的!”

像由比濱結衣這樣的女孩,是不會輕易表現出決心的樣子的。由比濱是那種認為自己在所有方面都很一般和謙虛的女孩。

她很聰明,但缺乏雪乃天生的智力。她很漂亮,但不像三浦用她的美麗去打動別人,也不像戶冢那樣有一張可愛得讓人心跳停止的臉。由比濱的個性被海老名的個性蒙上了一層陰影,如果可以從她的內衣品味來判斷的話,由比濱在時尚方面被她打敗了。

但她有一些特別之處,那就是她是一個好女孩。

一個比折本佳織更加誠實和真實的人。也許,由比濱是最正常的女孩。

但好女孩不會有好的結局。

她把那塊巧克力舉起來。黑色的污漬已經開始在她纖細的指尖上留下油漬。那塊巧克力被舉到我的嘴邊。

“請試一試。”由比濱懇求道。

巧克力壓在我的嘴唇上。

巧克力的甜味和咸咸的指尖。由比濱的指甲擦傷了我的下唇,使我渾身發抖。

盡管世界上有許多奇跡,但沒有什么比這巧克力的味道更令我驚訝的了。

它嘗起來像春天。有一絲花香和甜甜的味道,讓人牙疼。

這是……

“這是壞的。”

由比濱繼續微笑。“哈哈!”笑聲是勉強發出來的。“幸好我沒能把巧克力給那個家伙……他可能會討厭這個巧克力的……”她的肩膀開始顫抖。“他可-可能……”

她的聲音開始沙啞。

”他會說“不”。絕對的。肯定。”

我的回答在空氣中飄浮了一會兒,甚至在我脫口而出的話之后還在徘徊。

由比濱保持著她的微笑,那種力量足以粉碎人類的靈魂。

由比濱一定會認為她是最差的。

她是錯的。

而我是最壞的人。

比企谷八幡是世界之上,天堂之里最可怕的生物。而這個世界上的其他一切都是正常的。

“嘿 小企……”

“什么?”

“記得…你記得你答應過無論如何都要幫助雪乃嗎?”

這個事情涌上我的心頭。

當我們走在煙花后,由比濱正穿著她的和服。

那話是在那巷子里說的,巷子里有藍色的街燈和自動售貨機。

“記得。”

“記得一直堅持那句話,好嗎?這是我對你的要求,侍奉部的臨時主席。哈哈!”

由比濱的聲音在笑聲中停止了。

她的微笑在我面前顫抖。她的微笑看起來如此嬌嫩,就像一塊剛成型的玻璃,只要冬天的微風一吹,就會碎成碎片。

當情緒對你不利時,你很難說“不”。

我把目光從由比濱毫無疑問的笑臉上移開,站在她旁邊。

這本來是很容易的,但我沒有采取任何行動來安慰她。在痛苦的時候,人們希望被擁抱或撫摸。身體上的安慰有助于舒緩神經。它告訴人們他們仍然被需要。在這個瞬息萬變的世界里,知道總有人會在你身邊是一種平靜的安慰。

相反,我走開了。

“我會盡力的。”我小聲說,隨手關上了門。

當機會來敲門時,你打開了門。

生活給了你檸檬,你就屈做檸檬水。

這些都是甜言蜜語,你可以對別人說,讓他們感覺更好。

而你提出了你都不會聽取的建議。

你給了他們你從未付諸行動的理想。

每個人都在說謊,而有些人只是擁抱內心的黑暗。

和…

人之所以為人,不是因為他們會推理,也不是因為他們會說話。

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他們能吃苦。

生活是痛苦。有些人生活在無聲的幸福中,偶爾也有短暫的悲傷。

另一些人一直生活在痛苦中,直到他們死去。

有些人是聽天由命的奴隸,有些人是工頭,只會因為被鞭打而起水泡,還會因為配偶的不忠而自尊心受損。

仍然……

仍然,有些人是純潔的。

有時候,生活為你打開了一扇門,讓你有機會遇到這些心地純潔的人。

有時他們很親密,而有時又會永遠地離去,而在那之后,他們的善良再也不會出現。

我…

我甚至沒有回頭看。

我的腳步聲越來越響,傳來的啜泣聲越來越小。

我離那扇關著的門越來越遠了。

在那扇緊閉的門后,由比濱結衣正在收拾她破碎的心。

本文標題: 【同人】英翻大春物——即便比企谷八幡也能寫情書(10) 新聞轉載自網絡,不代表本站立場,如若有問題請聯系管理員,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wgkimz.live/dazahui/45304.html

為您推薦的相關新聞

11选5陕西体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