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大雜燴新聞 > 新聞正文

【同人】英翻大春物——即便比企谷八幡也能寫情書(11)

本欄目長期入口為APP端新聞頁面的第三個大圖喲!!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創

本欄目長期入口為APP端新聞頁面的第個大圖喲!!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創-標題-TAG-作者/動漫之家ID

請附帶文檔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對不予通過

投稿通過后的文章會逐步發送上線

歡迎大家前來投稿

如果遇到特別對胃口的,會有編輯姐姐來邀請你一起出本子喲~

原創同人匯總頁:點此跳轉


即便比企谷八幡也能寫情書

原作者:God Emperor Penguin 翻譯、校對、潤色:神界祭司

序+chapter 1  雪之下陽乃所擅長的事(上) chapter 1  雪之下陽乃所擅長的事(下) chapter 2  之后,雪之下雪乃能寫好一封情書嗎?(上) chapter 2  之后,雪之下雪乃能寫好一封情書嗎?(下) chapter 3 來自戶冢彩加的愛的火鍋(上) chapter 3 來自戶冢彩加的愛的火鍋(下)chapter  4  比企谷與雪之下的訪談(上) chapter  4  比企谷與雪之下的訪談(下) chapter 5 即便如此,由比濱結衣仍然試圖制作巧克力(上) chapter 5 即便如此,由比濱結衣仍然試圖制作巧克力(下)

chapter 6 因而之后,他與所有的人談話,除了她

最近,我一直有這樣的想法。比如說,世界究竟是真實,還是不是呢?(祭司:這句話出自《王國之心》,這是作者自己的注。雖然我覺得這種話很多地方都能看到,而且我也沒多大印象,原文是“is any of this real or not?”。。。這種話感覺到處都有,作者沒說是出自王國之心的哪句,但是我沒有玩完王國之心,所以不太清楚究竟是哪句話,而且看到英文就更不知道是哪句了...)也許,我就是神,是毀滅的神,而我的配偶是禍,是詭詐的神。邁達斯?畢博國王所觸及的一切都變成了金子:而我所觸及的一切都變成了廢墟。(祭司:邁達斯國王,出自希臘神話,森林之神西勒諾斯和酒神狄俄尼索斯為了回報他的盛情款待,許諾可以實現他的任何愿望。貪財的邁達斯請求讓自己碰到的東西都變成黃金,但他很快就趕到后悔了,因為就連他的食物和水,甚至他的女兒也都變成了黃金。邁達斯在狄俄尼索斯指示下在河中沐浴后才得以解脫,據說后來河里的沙子中也含著金子。形容貪婪無度的人。)

人與人之間的聯系是脆弱的。這就像是一個奇怪的轉變,時間把這些聯系硬化成牢不可破的鍵——就像兩個電子在共價的完美交響樂中旋轉。這是一種完美的平衡狀態。

當這些紐帶被打破時,那些被連接在一起的人就會遭殃。

在苦難中尋求罪責是人的本性。(祭司:由下文可見,這里指的是尋求他人的罪責。)當事情不順利的時候,人們就會想辦法推卸責任。但指出錯誤的單一來源是荒謬的。評判別人也是愚蠢的。

但是你可以判定你自己。你總是能判定自己的。

我的過失。我的過失。都是我的過失。(祭司:原文為“Mea culpa. Mea culpa. Mea maxima culpa.”,這里用來表示比企谷感到自己在犯罪并且很內疚,除此之外,還有這句話性暗示的意思。這是作者自己的注。)

然后,也許什么也沒有被摧毀。

如果它從來沒有存在過,如果它就像月亮在水中的倒影,那么這種幻覺還能被摧毀嗎?理想能在現實面前停止存在嗎?

“歐尼醬,是你嗎?”

房間里的燈忽明忽暗地亮著。走進來的是我可愛的妹妹,小町,她揉了揉眼睛。

“是的。是我。”我假裝出來的意大利水管工口音并沒有給房間里的氣氛帶來多少暖意。我坐在沙發上。當我回來時,已經很晚了。

我不想回家,所以我在騎自行車。我不知道我想去哪兒了,我只是一直在騎自行車。

“你吃了嗎?”

我點了點頭。

小町沮喪地嘆了口氣。“你本可以讓小町知道的。有時候,歐尼醬對他的妹妹太不公平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忘記的。

“好,好。”小町說,她的手在她自己面前揮動。

她從洗碗機里拿出一只玻璃杯,走到洗滌槽前。

“告訴小町明天中午想吃什么?”

“肉。很多肉。請務必這樣,然后,謝謝你。”

我仍然在凝視著天空,想要吃點有母親氣息的東西。

也許我只是明白了我喜歡的食物遭受了痛苦的事情。現在,我想起來了,農場基本上是蔬菜的種族滅絕營地。系統的和殘忍的有效的-每一個活動都由季節支配,并且完美地執行。

那種生活——我是不是暗地里想成為一只西蘭花?

他們說人類會感到后悔是因為他們感到內疚。

后悔和內疚,一個離不開另一個。這兩種情緒都是用來提醒用戶他們到底做錯了什么。

它自他們里而生,并且終將毀滅了他們。它提醒我們他們是誰。

軟弱。惡心。卑鄙。遺憾。這些即是人生意義的真實反映。

“歐尼醬,你在偷偷地把小町趕出去。”

一只手在我面前揮動。小町站在我面前,另一只手正端著一杯茶。

“對不起。”

“對不起?當有人說“對不起?”“回到你的身邊——這意味著你的道歉不被接受。”小町撲通一聲坐在我旁邊。她對著飲料吹氣,使水汽飄向我的方向,并使我的鼻子發癢。“歐尼醬,你脫離人設了。”(祭司:OOC,out of character,就是做出了不符合人設的事情)

“脫離人設?我?”

脫離人設的人不存在。人們屈服于原型,也就是在社會的霸權下活動。

每個人都是有個性的,直到他們死去。如果說有什么區別的話,那就是死亡是最不符合人的性格的。

“恩”小町點點頭。“通常情況下,小町會成為你令人作嘔的談話或其他什么的受害者。”

哎喲。我想我剛被小町招牌的一寸拳打暈了。

“所以?”小町放下杯子。“歐尼醬有什么不舒服的?”

“嗯……”

“這……很難解釋。”

“這和雪乃桑有關嗎?”

“嗯?”

我看著小町。她會讀心術嗎?

“唧-----”小町仔細地看著我。“不……雪乃桑只是問題的一部分,但歐尼醬似乎還被別的……別的……啊!是結衣桑 !”

確信無疑。她絕對是個會讀心術的人。

“啊!”小町瞇起了眼睛。“歐尼醬……”她說,“你沒有對結衣桑做什么事吧?”

“哇?! - ?沒有!”

“因為我找到了雪乃桑的紙條,我也看到了你的收藏……”

雪之下做的好事-嘿!這是我的財產!

“好吧。”我嘆了口氣。“不是那樣的,好嗎?”

“小町知道。”

“那你為什么要問?”

“因為小町想戲弄歐尼醬!哦,哦,剛才的在小町那分數很高哦!”

小町的笑容比圣誕樹還要燦爛。她一邊重復著“高分!”一邊用肘撞我的肋骨。高分!”。受夠了,我伸出手,使用了我的108種技能中最好的一種——“無情的撓癢癢”。

“歐尼醬 !等-等等!”

小町也許是家族中最受寵愛的后代,但這只意味著我必須學會以一己之力贏得戰斗。騎士精神已經過時了。勝利者無論玩得多么骯臟,都會得到獎勵。這就是我們生活的世界。

也許這不是雪之下雪乃想要的世界。

“好了,好了!小町這里沒分了!沒有得分了!”

我對她的反應很滿意,便快步走了回去。小町蜷縮成一團,事后,還在咯咯地笑。

“我贏了。”我自鳴得意地說。“這意味著八幡的分數會有很大的提升。”

“是的,是的。”小町說,“為了確保勝利,歐尼醬性侵了他的妹妹。我現在看到了……‘一名來自千葉地區的無名學生,名叫A,因最令人發指的罪行被逮捕了……’”

哦,哦,我已經告訴過你了,我不是色狼!

“但不管怎樣,”小町說。“除了某種創傷,歐尼醬現在似乎好多了,不是嗎?”

“嗯?”

“不過,這有點惡心。小町不習慣看到歐尼醬笑。”

…哈。等等……我的微笑是不是某種不祥的征兆!?

“明天我給你買些甜瓜盤。”(祭司:甜瓜盤,作者在注解里面希望人們去谷歌,然后我百度了一下,也沒看出有什么特別含義,應該是對不知道這是什么東西的人說的吧。)

“萬歲!”小町歡呼起來,雙手舉過頭頂。完美,我的橄欖枝計劃成功了。當一切都失敗時,用食物賄賂你的弟弟妹妹。你并不是在用鮮血或鋼鐵征服敵人,而是用了語言和胃征服他們。

我的妹妹不可能這么可愛。

“還有……關于由比濱的事——”

小町舉了手。“不用說了。”

“嗯?”

這就是她的計劃?試圖放松我的警惕,這樣她就可以無辜地打斷我的問題,而我也會不假思索地隨口回答?哈哈。多年的哥哥生涯使我對這種嘗試免疫。

再說,這也不是她的錯。

小町搖搖頭。“小町不需要知道。”

“你不需要?”

“除非歐尼醬想告訴小町,否則她不會強迫他。”

“謝謝。”

“除此之外。”小町說。“小町確信,不管歐尼醬做了什么,都有一個合理的理由,不是嗎?”

“我不太確定。”

“那你就在下次再見到她的時候,就向她道歉!歐尼醬真是個大笨蛋,說實話,不會有女孩愿意嫁給你的。將來,爸爸媽媽可能會把你送上去療養院的火車。”

她是在拿我和堀越二郎比較嗎?(電影《起風了》的角色,不清楚自行百度。)

“哎哎,你繼續這樣侮辱我,你的甜瓜盤就拿不到了……”

“咔!歐尼醬!你真卑鄙!”

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

我撥弄她的頭發,對她說:“去睡覺吧。”

“是的,是的……”小町有氣無力地點了點頭,跳了起來,“晚安,歐尼醬 !”

當小町把她身后的門關上時,我又一次獨自一人呆在那間現在已是燈火通明的房間里。


關于葉山隼人和雪之下雪乃的謠言還沒有平息。

有句諺語說,謊言在真理證明之前,已經繞了半個地球了。我想林肯可能說過這句話。或者是愛因斯坦。事實上,可能是宮本武藏……嗯,可能是某個與他的名字有關的人……也許是某個AKB48偶像?誰知道呢。

關鍵是,謠言傳播得很快,并且很難平息。

這兩個人沒有上學,這一事實大大助長了謠言的流傳。由比濱正如其所料地處理這件事:緊張地對任何探究性的問題聳聳肩。三浦的表現也符合預期。她已經瘋了。不斷的瘋狂。令人震驚地,麻木地,瘋狂地。也許她應該開始為霍恩筑一座祭壇。(祭司:“向霍恩致敬!混亂至上!”這好像是出自血源?還是什么別的?。)

海老名在她的小角落里哭了,因為那艘失敗而沉沒了的葉山 X 八幡號船。

盡管如此,大多數人還是對這個話題很感興趣。關于這點,老師也沒能很好地幫上忙,因為對于他們倆去了哪里,每個問題的答案都是一樣的:

“家族聚會。”。

這是一種會讓想象力變得狂熱的東西。隨著任何新的小道消息在整個過程中掀起波瀾,小集團興衰起伏。各種各樣的理論,從完全不可能的(葉山實際上是一位女性,而雪之下是一位男性!)到荒謬的(我聽說雪之下是被收養的,她的父母是貓),再到貌似合理的(葉山更喜歡男性)。

但最令我不安的謠言是我最難否認的:

(也許雪之下和葉山訂婚了?)呵呵!也許他們私奔了!)

閑聊的孩子們期待著婚禮。

不管安排是什么,這仍然使他們倆保持在首位。即使葉山不在場,老師也會偶爾表揚他——暗示他做作業的時候一定也用了同樣的“讓我們以我們最好的步子往前挪!”(祭司:這是某個軍隊的口號)的態度。不過說真的,我并沒有給我們動力——我只是感到很難過,因為我們的測驗成績和作業都被缺席的學生占據了。

至少在家里,沒有謠言。回家是暫時的喘息,能使自己不受冬天的天氣影響。

盡管已經是午飯時間了,教室里還是擠滿了人。外面正在下雨。真遺憾。但話說回來,我又不打算冒著嚴寒外出。我已經吃完了小町的剩菜。何等偉大!我發誓我的妹妹太寵我了。但現在,我沒事可做,我只有開始偷聽別人的談話。

然后,我碰巧聽到……

“哦, 哦。有誰從葉山那里得到消息嗎?”

童貞的大岡再次證明了為什么他是一個次要的角色。

“我不知道,伙計。葉山最近一直很神秘,這就像他變成了……比企鵝之類的東西。”

我只有一個名字。最后再說一次,比企鵝到底是誰?

“比企鵝和隼人君…”海老名癱倒在桌子上,為失去她的OTP而悲傷。(祭司:One True Pairing A term you use to express a pair of people that are the perfect partner for each other. 即我們說的CP。所以以后你們可以說自己最喜歡的OTP是,就顯得很有逼格。LOL)

三浦靜靜地凝視著窗外。她似乎被落在玻璃上的雨滴吸引住了。

正是在這樣的時代,葉山隼人的影響變得相當明顯。他是使這個團體團結在一起的粘合劑。沒有他,他們就開始分崩離析。這就像一群野獸只靠首領雄獅的存在來維持生命。團隊中的其他成員都服從于首領的領導和存在。如果沒有首領,它們就會崩潰,結構和有序社會的表象就會消失。

然后他們就會變成野蠻人。

“嗯……”由比濱大聲說道。“我…我從雪乃那里聽說——”

“她?”三浦的聲音比天氣還要寒冷。“關于隼人君,她有什么要說的?”

“沒-沒什么 !只是——“

“那我們為什么要談論她呢?”

“我——”

“說實話。”三浦怒視著由比濱說。“你該學會看清形勢。”

“那就讓我說完!”

教室里突然靜了下來。看起來,三浦像是被打了一巴掌。由比濱 ...由比濱看起來…

“不公平……”由比濱的眼睛盯著她的膝蓋。她的手在顫抖。“優美子……有時候真的很不公平,你知道嗎?”

世界上有一個古老的真理——每個人都有極限。不管一個人有多好,耐心都是有限的。一片片、一片片、一片片地消失,最終只剩下原始的情感。

“我剛才說……”由比濱大聲地說,“雪乃前幾天告訴我,她家要在她家舉辦一個晚會。她家里的很多朋友都會去。然后,因為……因為隼人君是雪乃兒時的朋友,所以我在想……”

死一般的寂靜令人不安。由比濱會生三浦的氣,這想必讓每個人都很震驚。“她很好!”他們說。“她決不會那樣做的!”他們錯了。就像我錯了一樣。好女孩就是好女孩。由比濱則是由比濱。它們不是一回事。它們是同音異義詞,但意思不同。它們是同義詞,但是它們的定義不同。一個好女孩總是像由比濱那樣,但由比濱不總是像一個好女孩那樣。

不。

由比濱結衣只是一個女孩。

現在,她……

“優美子,真的很不公平。”由比濱的聲音顫抖著。“你知道嗎,受傷的人不僅僅是優美子。我知道每個人都對正在發生的事情感到困惑和不安,但即使是我——!”

由比濱抬起頭,看著我的眼睛。它們在閃光,就像那天在夜空下燈火通明的道路上一樣熠熠生輝。

“即使是我…”

由比濱站了起來。“對不起,”她勉強說道,然后跑出門去。砰的一聲回響在寂靜的教室里。

“結衣 !”海老名站了起來。“優美子,來吧!”

三浦驚呆了。在她的眼睛里,一種悔恨的神情正在形成。“我……我。”

“你需要道歉!”

“……你說得對。”

女孩們跑出去時,門又砰地關上了。仍然沒有聲音。

“她怎么了?”大和問。

“我不知道,”戶部搔著頭說。“等等……會不會……會不會是結衣醬也喜歡隼人 ?”

然后教室爆炸了。

“比企谷。”

“嗯?”

一節節課來了又去。由比濱再也沒有回到課堂。三浦和海老名空手而歸。盡管平冢靜老師盡了最大的努力,班上的同學卻仍沒有注意到她的教學,而是忙著談論三角戀的可能性。

人類就是那樣的愚蠢。謠言就是謠言,對吧?不。你知道為什么人類討厭照鏡子嗎?你知道他們為什么總是抱怨自己的反映嗎?這是因為鏡子里反映的是他們的真實身份,而他們拒絕承認這一點。

人類有病。人類是扭曲的。人類正是他們所憎恨的東西。無知是福。這讓他們覺得他們對世界很重要。這讓他們覺得他們都是自己的小太陽系里的太陽。

這就是為什么人類是愚蠢的。這就是為什么他們總是愚蠢的原因。

“咔!”

一拳重重地打在我的頭頂上。

“怎么了?”

“別讓我發脾氣!”平冢靜老師在擦太陽穴前抓拍。“這是青春的煩惱,我發誓。”

別把你變老的煩惱發泄在我身上!

“所以?”平冢靜老師靠在我面前的桌子上。“怎么了?”

“你打痛我了。”

“別跟我說這些。”平冢靜老師吐了一口氣。“自從丘比特之箭之后,你們三個就一直很奇怪。”

他們為什么叫它丘比特之箭?這聽起來就像一場災難——就像那些老的西方電影中的一個,蓄著胡子的惡棍把一個毫無防備的少女綁在高速行駛的火車頭前。生活是鐵軌,而火車是現實的一記又大又黑的冰冷的耳光。

“我告訴你,這一切都在你的腦海里……”

“你要我再打你一拳嗎?”

“最明顯的答案不是否定的嗎?”

一拳。

“有時候你真的是受虐狂。”她說。

確實。也許我只是渴望得到懲罰。

平冢靜老師交叉雙臂,交叉雙腿,充滿期待地等待著。

真是該死。

然而,我的這位未婚的老師確實不時地給我一些好的建議。

“我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

“這就是人性。犯錯誤沒有錯。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想談論可怕的錯誤,那么同意一個男人在第一次約會后搬來和你住就是——”

“我想我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

“你把一個女孩的肚子弄大了嗎?”

“不……?”

“那你就得更努力了。”平冢靜老師然后拿出一包煙,點燃一支,然后吐出一個完美成型的戒指圈。“青春正是犯錯的時候。”

“誤差就是錯誤。青春只是一個借口。只要你是理性的——”

“人類不是理性的。這是一個簡單的事實。”

“我們可以做到完全理性——”

“人類作為一個整體是不理性的,比企谷。我們是愚蠢的,如果沒有條理的風暴和壓力,我們就將互相攻擊。我們互相殘殺。我們讓彼此流血。這些都是為了什么?因為我們在恐懼,我們在憎恨,或者我們并不理解。如果我們是理性的人,我們就不會互相爭斗,我們就會每天吃著營養的粥過活。”

“……你說得有道理。”

“我當然知道。”平冢靜老師嘆了口氣。“那么,這個大錯誤是什么?”

“我…”我停了下來,“我想我已經和某人斷交了。”

“我知道了……然后?”

“現在,情況不同了。它們變得不一樣了。也許我想要一些不同的東西,或者我想要更多相同的東西——但我無法忍受事情這樣的發展。”

“我還是看不出有什么問題,比企谷。”

“你是什么意思?橋被燒毀了。再也不能越過它了。”

平冢靜老師的臉上洋溢著溫柔真誠的笑容。她開始哼唱:“沒人知道我到底是誰……”

“這是老的ED。你真的在顯示你的年齡。”

“嘿,生活就像一艘船。”

“你真的從動畫片中學到了生活經驗嗎?”(祭司:上面的‘沒人知道我到底是誰’和‘生活就像一艘船’,都是死神某個ED里的歌詞)

平冢靜老師交叉雙臂,得意地傻笑。

她說:“當橋梁倒塌時,我們不會留下它們的灰燼作為我們失敗的紀念碑,我們會收拾殘局,審視自己做錯了什么。我們從錯誤中學習。你不是野獸,也不是不會學習的怪物。你有手,有腳,有一顆心在對的地方。”

...

“你想讓我做什么?”終于,我說。

“我不想讓你做太多。再說一次,我想要什么并不重要。做你想做的——這才是人們應該過的生活。但是你獨自生活的日子會很難過的,比企谷。”

“我大部分時間都是一個人住。”

“你能再說一遍嗎?”

不。

平冢靜老師不需要聽我說就知道我的答案。

“修補破損的橋梁,孩子。或者重建它。后者需要更多的工作。唯一遲到的只會是永遠。或者如果那個男人已經找到了一個新的女人,他正在和她同居……”

“我為什么要做那個需要更多努力的工作?”

平冢靜老師身體前傾,拍了拍我的頭。“因為生命中永恒的美好和幸福不會輕易到來,傻瓜。”

“這是不到24小時內第二次有人叫我白癡。”

“那個人比我聰明多了。”平冢靜老師站起來,伸了個懶腰。“如果你要做我認為你要做的事,她已經借走了鑰匙。”

“謝謝。哦,順便說一下……

“嗯?”

“在學生面前拼命裝酷,難道你忘了不能在教室里抽煙嗎?”

“納可 !我完全忘了!”

在平冢靜老師開始打開所有的窗戶時,我搖搖頭走開了。老實說,對于這位老師,我沒有保持中間的立場。

我剛要大步走出門,就聽見了。

“比企谷。”

“什么?”我停下來,轉過身來。平冢靜老師看著我,一種深深的悲傷潛伏在她的眼睛之中。

“你不可能同時拯救所有人。”


在我去侍奉部的路上,突然感到有人撞了我的肩膀。

“學長……”

這聲音聽起來本像貓的咕嚕聲,但卻具有狼狗的攻擊性。

“什么?”

“你太卑鄙了,學長……”一色彩羽在我前面跑著,開始往回走。“一個學妹看望她的學長是不對的嗎?”

這就像在地下城里邂逅女孩一樣錯誤。(祭司:這里說的就是地錯啦。Dungeon ni Deai wo Motomeru no wa Machigatteiru Darou ka。)說真的,現在所有的后宮動畫的主角都是那么的普通和愚蠢嗎?

“對不起,我很忙。”

“是的,是的,”一色嘆了口氣。“我也很忙,因為有人讓我當學生會主席。但是,嘿,至少我得試著跟得上其他人。”

陰影。陰影無處不在。

“不管怎樣,學長,你要去哪兒?”

“侍奉部的房間。”

“哦?”一色抬起頭。“即使雪之下學姐不在,你還在活動?”

“大概是這樣。”

“哦……”一色瞇起了眼睛。喂,喂,把你的腦子從溝里掏出來!那么!既然我朝那個方向走...“我要和你一起走。”

“沒問題。”

我們默默地走著。平冢靜老師的話仍在我腦海里回蕩。“你不可能同時拯救所有人”。那個女人在文化節上說過類似的話。她那樣說是什么意思?她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事嗎?

但是現在,我唯一想救的人是我自己。

“學長,你看起來有點沮喪。”

“我?”

“是啊,你看起來比平時更惡心。”

我應該擔心我對這些侮辱已經麻木了嗎?

“嗯……發生了一些事,”我隨口說。“你呢?”

一色眨了眨眼睛。“我?”

“丘比特之箭……”我停了下來。

“是的……”

“你不傷心嗎?葉山被雪之下告白了……”

一色好奇地歪著頭。“我?”

“你看起來受傷了,就這樣……”

“涅普!”一色突然向后跳,作出防守的姿勢。“你在干什么?你在跟蹤我嗎?你是在等待懺悔的機會嗎?這有點令人毛骨悚然。對不起,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他很聰明,而且很有運動天賦,所以你傷害了他現在跟我出去的機會。”

“傷害零機會的人的事嗎?我的成功率是負的嗎?”

“學長。”一色假裝煩惱地揉著額頭。“請好好研究一下你的統計數字。沒有負百分比這回事。我擔心你進不了好大學,找不到好工作。沒有一份合適的工作,你怎么能維持我的消費習慣呢?”

“我是什么?你的農奴嗎?”(祭司: 農奴,一種封建制度,實際上,我覺得農奴制比地主制好多了。這是作者的注)

一色頑皮地看著我。“如果不按我的意思做,你的情況會更糟的!”

這不是你軟化奴役思想的方式!

“不過。”一色若有所思地說。“不過,學長注意到了這樣的事情,這很奇怪。”

“我也是很敏銳的。”

“呃呃……”

我們終于到了侍奉部門外。

“那好吧。”一色說。“盡管我很想留下來聊天,但我有學生會主席的正式事務要處理!”

“祝你好運。”

一色鼓起雙頰,拉近了我們之間的距離。“別忘了,學長,最初,是你讓我背負起這個責任的。”

把這個責任推給我 ?我不是父親。我絕對不是孩子的父親!

“所以……學長……到時候你最好負起責任,好嗎?”

“等-等等 - !”

所以之后一色就跑去履行她的職責。

“那個女孩。老實說……”

我嘆了口氣,轉過身來,發現自己又一次置身于侍奉部之外。

“好吧……”

我悄悄地把門打開。

“小企!?”

由比濱坐在落日的襯托下。她睜大了眼睛。

“由……”

“恩”,由比濱咕噥道。當她再次給我看她的臉時,臉上露出了笑容。“Yahallo…?”

空氣是靜止的。說實話,我想我們倆都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我低下頭。地上仍有融化的巧克力碎片。除了咬緊牙關,我很難做任何事。

“啊!”由比濱注意到了我在看什么。“抱歉 !我沒有好好打掃……

“不是你的錯。畢竟,這是我的錯。”

“不,不!”由比濱搖了搖頭。“是我!我笨手笨腳的,巧克力掉了下來——然后……”

謊言是美麗的東西。把它當作真理接受會使你無知。但正是在這種無知中,你被允許以你希望的方式看待事物。正是對樂觀主義和幸福的渴望促使人類接受這些謊言。由比濱結衣和比企谷八幡都知道昨天發生了什么,但是由比濱結衣選擇相信表象。她選擇相信是因為他選擇傷害了她。

“恩…”由比濱說。“——或許……我們能忘記昨天發生的事嗎?我是說,現在有點尷尬了,你知道嗎?“她把目光投向地面。“很抱歉讓你處于那種境地……”

“沒有。我不能接受這種事情。”

“什-什么意思?”

“我們不能因為它發生了,就假裝它從未發生過。我們……”

謊言只是提供了一個臨時的避難所,但這就是問題所在。它們只是暫時的。這就是為什么……這就是為什么人們最好相信真相……相信……真實的東西。

“……我們應該更誠實地對待彼此。”

“好-好吧。”由比濱聽起來很傷心。“我想……我想你是對的,呵呵……”

“對不起。”

“不,不。”由比濱笑了。“就像你說的那樣,不是嗎?”

“……是的。”

空氣中的張力開始下降。侍奉部的房間開始暖和起來。

“你知道……”我搔著后腦勺說。“我還欠你一次主題公園之旅。”

由比濱的耳朵豎起來了。

“耶 !我們應該一起去!”

“所有人?”

“嗯!”由比濱笑著點點頭。“你,我,還有雪乃 ?”

“……是的。我們所有的人。”

人類臨終前的諸多遺憾之一,就是希望能重新來過。這就像他們希望生命是由多次保存組成的,他們可以訪問以前的條目并重新開始。也許這次他們能做對。也許這次沒事。也許吧。也許,如果再給他們一次機會,他們的生活會變得更好。

我在腦子里琢磨這個想法已經有相當一段時間了。如果我可以重做,會發生什么?也許我不會是現在的我。從前我很樂意那樣做。即使是現在,一想到這一點,我心里還是有些寬慰,但是……

但是…

正是我所做的一切。我犯過的所有錯誤都把我帶到了這里。如果我不是我而是別的人,如果我沒有做我做過的事,那么我就不會遇到我現在認識的人。最重要的是……

如果我換一種方式做事,一年前我就不會來到這個房間,椅子堆在后面,桌子擺在中間,一個孤獨的女孩在窗邊看書。


那是星期五晚上。我在我的PSP上贏了每一場比賽,也贏了所有我留下來閑逛的游戲。單調的一天讓我開始學習。我想如果我星期六繼續學習的話,這次的科學測驗我一定會考得很好。

周六用來學習…

不知怎的,我覺得我年輕時的學校生活不是我想象的那樣……

電話響了。

等我接了電話,還沒有查清是誰打來的,我才意識到我是多么迅速地奔向那臺設備。我的脛骨重重地碰在咖啡桌上。疼,但至少我沒有碰傷腳趾。

冰冷的玻璃框緊貼著我的耳朵。直到那時我才想知道是誰打電話給我。

“哈嘍哈嘍!”

哦。

“什么?”

我并不是故意表現出冷的,但我的嘴還是在不停地哆嗦。

“比企谷君 !”雪之下陽乃撅著嘴。“你還在生面包店的氣嗎?或者你還在為婚宴而煩惱?阿拉,你太娘娘腔了——懷恨在心不好,你知道嗎?如果你變成了視頻里的鬼魂怎么辦?”

如果我要去那樣的鬼地方,我會去找世界上最反社會的人,讓他去和女孩約會,否則他就會死。至少那時會很有趣。(祭司:世界上最反社會的玩家——只有神知道的世界。這是作者自己的注。嘛,我倒不覺得神大人有那么反社會倒是了)

“你想說什么?”

出于我沒有意識到的原因,我主動改變了話題。

陽乃嘆了口氣。“我只是想看看我的前妹夫,你知道嗎?”

“前妹夫?我從來都不是你妹夫。”

“是的,是的!你永遠不會是。”

她的聲音使我在房間里感到一陣寒意。我幾乎可以在腦海中看到那個假笑。

他們都有相同的微笑。

“但是你當時看起來像個傻瓜!”陽乃笑了。“你太可笑了,比企谷君。太有趣了!如果爸爸媽媽沒有坐在那里,我會當場笑出聲來的。你知道要一直板著臉面對這一切有多難嗎?”

“我生病了……”

“不管怎樣,”陽乃繼續說,完全無視了我。“我媽媽討厭你。呵呵!如果你問了,你可能有機會嫁給雪乃醬。因為那樣的話,當你是我妹夫的時候,我媽媽就可以把每一天都奉獻給你,讓你想離婚。”

“我馬上就簽這些文件。”我自嘲道。

“可這難道不會使她難過嗎?”

“你媽媽為什么要……?”

“你還病著嗎,比企谷君?因為你今天慢了~”

哦。她不是在指她母親。等等…為什么?

“不管怎樣,爸爸還是喜歡你的,”陽乃說。我能想象出她說這話時滿嘴笑容的樣子。“也許你可以在府邸見他……啊……但是我不能邀請任何朋友參加游園會 !”

別墅嗎?朋友嗎?花園聚會嗎?我想由比濱可能提到過……

“你在說什么?”

“嗯,你看……啊。”

電話那頭沉默了。我聽到有人在后面扭打,還有人在說話,一個是雪之下陽乃,另一個是……

“……比企谷君 ?”

砰的一聲巨響,就像桌子被打翻了一樣。接著傳來了沉重的呼吸聲和喊叫聲,然后才傳來砰的一聲把門關上的聲音。陽乃被追趕了嗎?傳來很多尖叫……

等待…

我是通過電話目擊謀殺嗎?

“嘿…”我說。“你還好嗎?嘿!你在那里?”

“對不起!”陽乃聽起來上氣不接下氣,就像她剛剛花了80天繞著地球跑了一圈。(祭司:《八十天環游世界》是2004年由成龍主演的一部電影。這是作者自己的注)“我正在吃一片美味的三文魚,但它掉到了地上。”

“真見鬼!”

雪之下陽乃不是美國總統!她不會因為吃傳統的日本食物而突然暈倒!(祭司:老布什因吃傳統的日本食物而昏倒——老布什在對日本進行國事訪問期間與日本首相共進晚餐后昏倒在地,這在日本是出了名的。這就是眾所周知的老布什嘔吐事件。有傳言稱,這是由生魚片等傳統日本食品引起的,但大多數分析人士認為,這是由于當天早些時候與日本天皇進行了一場激烈的網球比賽,總統并沒有從這場比賽中恢復過來,同時還有潛在的流感。這是作者自己的注)

“你很誠實!”

很少有事情比一個人隱瞞你的知識并對你的無知咯咯笑更令人惱火的了。

“不管怎樣,比企谷。我們有個盛大的舞會,這個…這個壁櫥里很熱。

“壁櫥里嗎?你在那里做什么?”

電話那頭傳來了劈柴的聲音。

“哦,你知道,它會幫助我冥想。”陽乃在嘈雜聲中喊道。“但是無論是誰 !游園會。后天!雪之下家族的家庭和朋友~!你得有個好名聲,因為這是一個大家庭的募捐活動。你知道,如果你是葉山,或者源氏,或者……”

“……好吧,”我咬緊牙關。“你到底在說什么?”

“嘿!你認識那個拒絕你的女孩嗎?香茹…香…”

我的腦海里突然浮現出過去的景象。

“折本佳織。”我咬緊牙關說。

“她也在名單上,”雪之下陽乃興奮地大叫。

“很高興你知道了,但是——”

電話里傳來一聲巨響,就像木頭被大錘劈成了碎片。

“我想我現在得把秘密說出來了。”

自從我認識她以來,雪之下陽乃的聲音聽起來第一次有點像是在害怕。

“祝你好運!拜拜!”

點擊。

電話結束了。所以那是什么鬼東西?祝你好運?祝你什么好運?為什么雪之下陽乃會告訴我一些隨機的聚會?

等等…

只是在邀請……

折本會在那里…

也許這就是雪之下陽乃做事的方式……從不直接,從不對抗。總是作為一個間接推動而不是直接推進的觀察者。我在單調的一天中迷失了方向,而這個女人給了我一個目標。鑰匙清清楚楚地擺在那兒讓我拿著……

我所需要做的就是去詢問。

人類絕望的程度是由他們愿意接受挑戰的程度來衡量的。人類不會迎接挑戰,他們會屈服、彎曲,最終崩潰。

為了一個女孩去見另一個女孩,這是一個奇怪的策略——如果我想再次見到雪之下雪乃,那么我的路線是明確的:我必須再次約折本佳織出去。

本文標題: 【同人】英翻大春物——即便比企谷八幡也能寫情書(11) 新聞轉載自網絡,不代表本站立場,如若有問題請聯系管理員,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wgkimz.live/dazahui/45326.html

為您推薦的相關新聞

11选5陕西体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