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大雜燴新聞 > 新聞正文

【同人】《丹特麗安的書架》同人——《新時代的傳說》6

本欄目長期入口為APP端新聞頁面的第三個大圖喲!!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創

本欄目長期入口為APP端新聞頁面的第個大圖喲!!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創-標題-TAG-作者/動漫之家ID

請附帶文檔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對不予通過

投稿通過后的文章會逐步發送上線

歡迎大家前來投稿

如果遇到特別對胃口的,會有編輯姐姐來邀請你一起出本子喲~

原創同人匯總頁:點此跳轉


新時代的傳說第六卷(1)

作者:像貓兒一樣睡覺

新時代的傳說第一卷 新時代的傳說第二卷 新時代的傳說第三卷 新時代的傳說第四卷 新時代的傳說第五卷

序章

夜晚,日本,京都市,龍凰院鈴音的家中。

剛洗完澡的鈴音穿著浴袍從冰箱里取出了一盒牛奶,她關上冰箱就在餐桌旁坐下來。

“小姐這些人該如何處理?”在明亮的客廳中有幾個人,跪在鈴音身后。

“咕嚕咕嚕——”鈴音沒有立即回答,反倒是先把手上的牛奶一飲而盡,“呼~果然洗完熱水后,在一瓶微涼的牛奶沒有比這更享受的事了。”

“對吧,佐藤學長。”

鈴音把空的牛奶包裝盒放在桌上,看著包裝盒表面的水珠移動,她就像是獨自一人在自言自語。

“我曾經警告過學長不要越界,也不要關注我就把我當成空氣就可以了。”包裝盒上的水珠在鈴音的注視下緩緩的凝聚在一起,然后慢慢的從包裝盒上移開,水在鈴音的控制下開始變成圓形。

“啊嗚嗚——嗚嗚”

客廳中佐藤學長和他兩個手下雙手束縛在身后,嘴巴被塞上布條。他們雙膝跪在地上被人單手壓著頭,這姿勢就像將要被槍決的死刑犯。

在他們身后有三個穿著深灰色的忍者服的男人,單膝跪地各自單手壓著一個人的頭,他們低著頭視線朝向地面,沉默安靜的像塊石頭。

“小姐,請問您打算如何處理他們。”還有一個人半跪在鈴音身旁是名和鈴音差不多大小的女孩扎著馬尾辮。

“啪——”

就在這時水珠炸裂,快要成形的水珠,最后功虧一簣變成了水花,鈴音有些失望的嘆了一口氣。

“……算了。”鈴音很快釋懷了,“把他們帶到公海沉海吧。順便調查一下是誰把他們放進來的,如果是玩忽職守那就讓他不要出現在我面前,如果是故意的就讓他變成水泥柱吧,反正日本每年失蹤的人多的是也不差他們幾個。”

“是!”

忍者們無視佐藤他們的哀求與掙扎把他們拖走,鈴音自始至終連看都沒看他們一眼。

第一章

“這里還要一條毯子!”

“還有沒有水,我的孩子需要水!”

“你們就現在這里休息一下吧,已經沒有其他的地方了。”

“有誰來自加州的庇護所,我想知道……”

各種人各種情緒匯集在這里了。

……所有人都是滿臉憔悴,未來對于我們難道真的沒有絲毫光明嗎?

琴盡力隱藏著心中的不安,因為她是他們的保護者,一旦她動搖了的話恐懼傳染到其他人。琴走過了人滿為患的大廳,來到了庇護所的頂樓天臺。

“換班了,下去休息吧。”

“好的琴姐。”

琴接過了帶著夜視功能的望遠鏡,靠在天臺的護欄上,微涼的夜風吹動著她那男孩子式的紅色短發,迷茫的雙眼看向黑夜中不知某處的遠方。

“唉——”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我們的烈火女郎怎么嘆氣了?”

“米里不要再叫我這個稱謂了,感覺好羞恥。”

琴不用回頭就知道是誰了,當初的伙伴們中就他喜歡拿那時候不成熟的自己為自己取的代號逗弄她。

一個留著長發扎著維京發型的男人帶著慵懶的笑容來到琴身邊,紅色的雙眼看著琴眼神中充滿了關切。

“怎么了我臉上有東西嗎?”

“呵~是呀有很大的東西呀,”米里壞笑著說,“滿臉愁容,眉頭都擠在一塊了。”

“你這家伙現在都還有心情開玩笑!”

說著琴憤恨的往米里小腿踢去,米里倒是輕松的躲開了。踢擊落空琴也沒太大失望而是又靜靜的看向黑夜的遠方。米里也不再嬉皮笑臉就站在琴的身邊守著她。

“……米里這樣的日子我們還要過多久呢?”

米里沒有出聲默默的傾聽琴的訴說。

“我感覺有些累了,當初的伙伴們現在只剩下我們幾個人了。那時候我以為建立庇護所情況就會好轉,可是在這一路上他們一個個倒下,作為朋友我們卻連埋葬機會也沒有我們能做的只有連同他們的責任和期許一起擔上咬牙前進……”

琴將臉埋在溫暖的臂彎里,悶悶地說:“好重……好累……”

米里抬頭看向漫天星辰,“琴你知道我們死了之后會變成什么嗎?”

“……星星嗎。”琴悶悶的回答,這種寓言故事以前在農場她奶奶就告訴過她了,說是人死后會在變成天上的星星看著自己關心的人,正因為這樣她才一直拼命……然后累了——

“不是哦。”

“唉?”

米里否定了琴不解的抬頭看向他。

“我們本就是星星哦,只能在黑夜中出現的微弱光芒,微弱渺小卻可以聚集起來點綴整片黑夜。”

黑夜代表著他們一族現今的狀況,星星則代表著為破開黑暗奮斗的勇士們。

“呵~確實很像啊。”琴也抬頭看向那滿天星辰,可是代表著他們的星星還剩下幾顆呢……

“可是,我們死后會變成流星最后消失在黑夜中什么也不會留下的……”

說到這琴眼神一暗。

“……但是啊對于我們來說并不是這樣,不是嗎。”

米里溫柔的笑著,他的笑臉就如當初琴第一次和見面,讓她回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在那小小的地下室里伙伴們立下的誓言。

“我們在此立誓,我們將成為同胞的劍,同胞的盾。我們將成為兄弟姐妹如家人一般共同前進,我們會守護彼此。 如果死亡到來——”

琴的眼睛變得通紅,兩行清淚流了下來:“——我們亦無怨無悔,只希望我們關心的人我們愛的人帶著我們的祝福,幸福快樂的活下去?????唔啊!!!!”

琴撲入米里的懷中淚腺就像潰堤的堤壩,眼淚浸透了米里的外套,壓抑的哭聲回蕩在夜空下。

哭了好一會兒,琴的哭聲才漸漸的停下,她微紅著臉推開了米里擦干了眼淚。

“……好了你快下去吧,樓下應該有很多事需要你忙,我沒關系的。”

米里笑了一下也沒再說什么,離開了琴的身邊準備明天的撤離。

琴不舍的看著米里的身影消失在樓梯口,轉身準備繼續放哨才看見一聽牛奶天臺邊的護欄上,“都多久了他還是把我當個孩子。”


“……一股戀愛的酸臭味有沒有聞到?”

“怎么了嗎,星雨先生?”

琴和米里并不知道他們在天臺上酸酸甜甜的互動被某個家伙看到了。

“……沒什么只是有感而發。”

無線電耳麥里傳來了露西婭疑惑的聲音,葉星雨將手中帶有夜視功能的望遠鏡收了起來,重新躲回了樹冠的枝葉中去。

“……好了聊偏了。”葉星雨將話題直接拉回了正題上,“對于當地警方的無線電監控有什么有用的東西嗎?”

“沒有。但在當地電視臺播報的新聞中提到明天城外一處郊區要實行交通管制,正好是星雨先生你所處的位置。”

“正好可以作證那個短信的內容嗎……”

兩天前露西婭給葉星雨的手機傳來了一個未知號碼的短信,內容很簡單。

一組坐標,后面附上了“庇護所”。

一組時間,后面附上了“試驗場”。

根據字面意思,“庇護所”指的是美國異種的抵抗基地,“試驗場”則不知道代表著什么意思。因此葉星雨他們來到了舊金山。

起初露西婭反對葉星雨來這里的,畢竟這種來路不明的情報太不可靠了。可葉星雨堅持來這里,他已經在美國兜兜轉轉一個多月了卻愣是連異種抵抗組織影子都沒摸著。 

當初葉星雨救下來的人狼異種就是個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露西婭的組織在美國也建有情報網,但這些位于國外的情報網都是處于潛伏狀態,平時收集的情報也大都是當地新聞之類,對于陰影面的情報并不熱衷。

所以這條信息反倒是葉星雨迄今為止得到過最準確的情報了。

說來也巧鈴音家在這里有一座空閑的郊區別墅,離坐標位置很近是個很好的監視場所,而明天則是“試驗場”執行的日子,他們不好直接和抵抗組織接觸。

所以戰力最高的葉星雨前去庇護所勘察情況,露西婭則是待在別墅收集情報,以及隨時準備撤離。

“星雨先生你不打算通知庇護所內抵抗者嗎?”

葉星雨沉默了一會兒,“露西婭這里會聚集這么多的異種呢,多到人滿為患。”

之前葉星雨用感知力對庇護所內進行了粗略掃描,里面的人數已經接近千人的數量。

“……應該是從美國西部各地的庇護所逃難過來的異種吧。”

半個月前露西婭收到了組織給她傳來的情報,美國政府應對異種的相關單位聯合了本土的影陰面勢力開展了自七十年代以來對本土異種規模最大的搜捕行動,被抓捕的異種及其人類協助者數以千計。

“根據人類方面行動速度,戰力和可調動的資源,即便抵抗組織的成員們擁有異能的加持,也不過是孩童對戰成年人這種一面倒的局勢……”無線電里葉星雨說出了自己的擔憂:“我擔心那些從其他庇護所逃出來的異種們,是人類方面故意放出的。”

沒有燈光的客廳里,唯一的光源就是透過窗簾照射進來,幽幽的路燈的亮光。

露西婭坐在幽靜的客廳里的沙發上聚精會神的聽著無線電里葉星雨的分析,卻沒有察覺到她的背后有一個黑影在接近她。

“……你是說這些異種間有間諜。”露西婭聽出了葉星雨的顧慮。

黑影漸漸的越過沙發。

無線電靜默了一會兒,“不止這個……”

黑影停了下來看著露西婭盤起的長發,漸漸的漸漸的靠近……

“啊啊啊啊!”

露西婭突然的悲鳴幾乎刺穿了葉星雨的耳膜,不過他臉上并沒有露出什么擔憂的神色,反倒是一臉無奈。

如果是敵人露西婭是沒有機會發出悲鳴的,那么也就只有……

很快無線電里的悲鳴聲壓抑的笑聲。

“嗚嗚嗚嗚嗚~哈哈哈哈哈……小、小灰住、住手……哈哈哈哈哈……”

“啊嗚!啊嗚!”同時混雜著幼獸歡快的叫聲。

“果然。”


小灰是葉星雨替被他救下的人狼異種的名字。

那天晚上露西婭安排好了另一家住宿的旅館,露西婭費了好大勁才將這孩子洗干凈。

燈光下她穿著露西婭的襯衫有些寬松,長及腳腕銀灰色長發裹住了她整個嬌小的身體,在燈光下閃耀著炫目的光芒,犬科的毛絨絨的尾巴和耳朵在葉星雨和露西婭的注視下不安的搖動。

葉星雨仔細的從頭到腳的觀察這孩子,他是第一次接觸到異形類的異種,她就讓他推翻了以前所學的生物知識。這孩子沉睡后手臂上的毛發和雙手五指的利爪就消失了,雙手變回了人類幼兒的手部結構,但犬科類的尾巴和耳朵依舊保持著,從科學的道理上根本解釋不通,不過,事到如今葉星雨也不再是純粹的唯物主義者了。

“啊嗚~”小家伙似乎并不喜歡被人盯著看,所以躲到露西婭身后,抱著她大腿叫著尋求庇護。

這孩子不會說話,只能叫出如幼獸一樣的叫聲。

露西婭摸著那手感極好的長發,“星雨先生她是你救下的,你應該給她取個名字。”

“小灰。”葉星雨想都沒想直接報出來。

“額……就這樣?”

“不然呢。”

就這樣小灰成了這個小家伙的名字。


聽著無線電里鬧騰的聲音,葉星雨真心很頭痛,小灰說到底只不過是個孩子,正是最能鬧騰的年紀,再加上露西婭這一個月來非常寵她,讓她越來越調皮了。

“小灰還不停手,不然的話一個星期都沒炸雞吃。”葉星雨淡淡的說道。

很快無線電里的鬧騰聲消停了,露西婭“哈哈”的回過了氣,“謝????謝謝星雨先生。”

要不是有葉星雨管著,小家伙早就鬧翻天了。

葉星雨也不打算多說什么了,直接安排了露西婭明天的任務,“今天晚上我就在這里守著,你和小灰就留守在別墅里。從現在起我的無線電將會保持禁默狀態,如果過了今天我沒來找你們 ,那你就帶著小灰回日本不要想著找我。”

無線電的另一頭露西婭有些低落,摸著乖乖枕在她大腿上小灰如絲綢般滑順的灰發。葉星雨這樣的安排是合理的,可是也說明她太弱了只會成為葉星雨的累贅。

“我明白了。”露西婭回應道。

葉星雨“嗯”了一聲切斷了通訊。

第二章

庇護所位于舊金山城的市郊,建筑物原本是一家銀行所有,但金融風暴的原因銀行倒閉了,美國的異種抵抗組織——兄弟會買下了這里,作為美國西部的聯絡總部。由于這里原本是銀行儲存現金的金庫,所以建筑物結構牢固空間大設施齊全,而且所處的位置隱蔽,因此被選做了西部地區總部。

現在也是西部地區仍還在運行的少數幾個庇護所之一。

清晨第一縷陽光透過采光窗照進在庇護所地下室里寬大的桌打著臺燈面上鋪著詳細的美國地圖,地圖上從東部到西部各州庇護所位置都有標識,但大部分都已經打上了紅叉了。

米里揉揉一夜未合眬的眼睛,眼睛里都是血絲。昨夜他整夜沒睡整理了兄弟會在這次人類清除行動受到損失——西部的聯絡網測底失去了作用,東部聯絡網雖然勉強還可以運作,可損失也不小現在沒有余力支援他們了。

所以現在只能靠他們自己了……

 “啊~”

睡在他身后過道上琴無意識的夢噫了一下翻身了下身上的毛毯也隨之滑落,米里搖搖頭小心翼翼的避開其他睡在地上的人,走到她身邊幫她把毛毯重新給她披上。

看著她紅發下恬靜的睡臉,吶吶說道:“真好看。”

米里和琴兩人互相愛慕在組織中也不是什么秘密,兩人雖然彼此都沒對對方告白,但很多事是不需要說話的。

米里靠在堅固的水泥墻上閉上眼睛短暫的休息一下,順便整理一下思緒。

這次兄弟會的損失可以說非常的慘烈,數十年在西部經營全盤覆滅,就連相對安全的東部也受到了嚴重的打擊,雖說現在是馬后炮但可以確認內部中有間諜,而且就在西部總部里。

在這種敵我不明的狀態下米里根本無法組織人手排查,也不可能就這樣把所有人帶到東部區造成更大的損失,畢竟間諜就隱藏在逃難過來的人群幾率很高,所以他只好暫時讓逃難者停留在西部的總部,讓閃爍帶著西部其他庇護所的幸存者突破封鎖線。

“嗚嗚嗚嗚嗚嗚!”

尖銳的警報聲響徹了整個庇護所打破了寧靜清晨,米里立刻清醒了過來,睡在地下室的其他人也醒了過來,動作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他們都是西部區的戰斗精英。

目前西部總部集結了西部地區大半的精英戰力,這也是米里停留在這里的底氣,憑借他們的異能以及這里堅固的防御屏障眾多的武器彈藥,他有信心對抗人類的軍隊并同時找出隱藏在內部的間諜。


在庇護所臨近的城鄉馬路沒有往常交錯的車流,整條馬路被許多軍用的大型車輛占據,多數為運兵車。由于庇護所位于山丘的頂端,周圍植被茂密地形崎嶇,裝甲車之類的重型武器無法加入攻堅戰,只能以單純的步兵戰力進攻。

一隊隊統一黑色制服裝配新式武器的士兵以庇護所為中心收攏了他們的包圍圈。

異種們的戰斗人員則是主動出擊,他們拿著武器走出了庇護所,選擇了短兵相接。

異種們率先發動了進攻,驟時槍聲打破了這清晨的寧靜,士兵們也快速進行反擊,曳光彈的尾顏在樹林中交錯,樹干的爆裂聲,子彈擊中沙土的沉悶聲,傷者的哀嚎組成了這硝煙彌漫的戰場。

葉星雨沒有加入戰斗,而是選擇在一旁觀察交戰的雙方。

雖然在美國很容易可以到手槍械,但到平民手中大部分都是些軍隊淘汰下來的武器裝備,有AK、AR步槍、散彈槍,但大部分都是些手槍,在火力上面對單兵導彈可以不要錢的亂發射的人類軍隊,異種這一方面根本沒有優勢,還好他們擁有異能。

兩米高的金屬巨漢肩抗火神炮猶如人型坦克漫步在漫天的彈雨中,步槍的子彈只能在他金屬身體上擦出火花之外沒有任何作用;紅發的女人沒有拿著任何槍械周身纏繞火焰釋放出熾熱的火焰流,就是一個加強版的火焰噴射兵;黑色卷發的男人分裂出數十個自己,手持步槍就是一個人的軍隊……

異種們所掌握異能是超出現實的強大能力,也是他們賴以生存的“保護色”。


米里站在庇護所的天臺上并沒有和琴一起出擊,他需要留在庇護所里穩定逃難者們,同時防止里面的間諜趁機制造混亂。他現在只能等待。

“滋滋滋——”

米里聽到了像是電火花一樣聲音,臉上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如霧般的紫紅色光圈突然出現,光圈內連接了另一處空間,一個有著綠色眼瞳,右眼角下有一顆粉色淚痣的亞裔少女有些吃力的繃緊雙臂支撐通道,在她身后有五名一模一樣的金發少女們她們繞過她越過了裂縫來到這一邊,然后亞裔少女也跟著跨了過去。

“你們總算是來了,我還以為東部區再出了什么事呢。”

“抱歉啊米里。”亞裔少女低下頭說。

“這也沒辦法。”

并排站列的五胞胎從左到右數的第一個說。

“東部區人數太多。”

第二個接著說。

“就是算是我們五個人。”

然后第三個說。

“也需要時間。”

第四個接過話。

“更何況我們還要排查西部區的其他人。”

最后第五個將整句話說完了,說明對米里這責備一樣的話語她們很不開心。

“抱歉抱歉。”米里雙手合十向著五個板著臉的五胞胎賠罪,然后對她們說道:“閃爍,金絲雀們接下來就交給你們了。”

“包在我們身上!”


“一號、二號小隊無法第四次進攻,失敗。”

“三號小隊后方迂回被敵方發現,正與對方交火。”

“四號小隊……”

停在馬路上指揮車內傳來了一個個進攻失敗的消息,大批的傷員從前線運回。庇護所所在的地形本就易守難攻,再加上異種們的強大異能,缺乏重火力支援的人類士兵可以說是處于極度的劣勢。

指揮官看著前線士兵傳來的影像,明白普通人類根本無法應付這群X,只好下令撤退,同時使用備用方案。

“醫生,讓你的玩具出動。”

“……先生那不是玩具,它的正式名是X武器,人類自衛的利劍。”

“X叫什么都好,我現在把前方士兵撤回,之后就由你們接上。”

說完指揮官就切斷了無線電,然后猶豫了一下將無線電調到另一個波長和另一個“預備方案”通話。


槍聲漸漸平息了,人類士兵開始撤退。這場戰斗只持續了半個小時,是人類的一次武力偵查。雖然琴他們依靠異能成功打退了人類的初次進攻,但一旦變成消耗戰,要么人類選擇使用火炮或者飛行攻擊機進行攻擊(異種是寶貴戰略資源,各國政府對于異種的都是盡量活抓)那么他們就真的沒辦法再撐下去了。

琴靠在樹墩坐下其他人也和她一樣找好掩體抓緊時間休息準備再戰,她拿起身上的水壺“咕嚕咕嚕”的給自己灌下了半瓶水。

“琴聽到了嗎?”

“咳咳咳!”

無線電里突然傳出米里的聲音,嚇了琴一跳被水給嗆住了。她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用略帶責怪的語氣回復,“這不是廢話嗎。”

“一個好消息,閃爍和金絲雀們來了。她們正在審查,庇護所的人們正在離開。”

“真的嗎!”

金絲雀們擁有著心靈感應的異能,可以在他人不知覺的情況下窺探他們的內心,閃爍可以制造空間通道。在這次損失后組織高層都意識到內部有間諜,所以決定開始逐步放棄各地的庇護所并讓金絲雀們找出內部的間諜。

由于西部區情況最為嚴重,所以高層決定借由閃爍的異能先從東部區開始撤離,西部區則有米里和琴帶領剩余的西部戰力穩住局面。現在她們已經到來,那么琴他們的任務也就結束了。

“那我這邊也開始準備撤離了。”琴說道。

“嗯,斷后就交給你了。”

琴振奮了精神,站起來準備指揮撤退的相關事宜,但突然刺骨的寒意襲來,像是被什么兇惡的東西盯上了。

“有人,在那邊!”

“是人類的偵察兵嗎?”

“饒了我吧,他們就不能休息一下嗎。”

“不對!不對!那是什么啊!!!”

一個人,一個男人,赤裸上半身赤腳慢慢向他們走來。

他的全身都是縫合的痕跡沒有任何毛發赤腳,更滲人的是他被嚴密的縫了起來,胸前紋著巨大黑色“X”圖案,就像是弗蘭肯斯坦制造出來的X,深陷的眼眶里機械般的眼睛死死盯著所有的異種們。

“開、開槍!!!”

不知道是誰喊道,所有人抬起了槍宣泄自己的恐懼情緒。

可是X消失了,所有的子彈都打空了。下一刻他出現在了異種們的陣地上,帶來了死亡。

X毫無預兆的出現在一個異種身后一拳貫穿了他,后面的異種好一會兒反應過來想起了攻擊,可被這X反身一拳打斷了脖子,然后再一次消失又再次出現帶走了其他異種的生命。

“瞬間移動?!快散開!”

X瞬移的位置非常的刁鉆,每一次都在人群中。異種們顧忌同伴無法使用槍和異能,只能狼狽的躲避彼此拉開距離留出可以攻擊的空間。

此時,人類士兵也趁這個機會發動進攻,異種們的陣地一時間搖搖欲墜。


“‘X’的力量輸出很完美,瞬移位置精確度達到95%達到預期。”

“敵我識別與預期相同。”

在軍方重重車輛圍護下一頂白色的帳篷,帳篷內穿著白大褂的人員看著儀器屏幕上給出的數據匯報給了他們身后穿著深灰色西裝的男人。

他大概有六十左右的年齡深褐色的卷發,身體挺直的看著位于中央巨大屏幕上以第一人稱拍攝的影像,庇護所附近異種陣地狼狽的影像。

這是那X的視角。

“……現在測試X的格斗能力吧,目標就——”男人搜尋了一圈鎖定了那醒目的紅頭發,“就那個紅頭發的女人吧。”

“明白,醫生。”


X停止了殺戮,機械的轉頭視線盯住了琴。

琴也注意到了,子彈橫飛的戰場上她站在原地等著X,熾熱的火焰纏繞在周身,她要給同胞爭取時間。

X沖向了琴,每一步都在泥土里踩下深深的腳印勢不可擋。赤紅的火焰在琴的操縱下安分凝實,靜靜的散發著驚人的熱量……

其他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時間在這一刻停止了……

“砰!!!”

槍聲炸起打破了禁錮的時間,沙漠之鷹的合金穿甲彈準確的集中了X的前額,巨大的沖擊力直接把他掀翻在地。

葉星雨將收回腰間的槍套,拔出了腰背后的單刃長刀從樹上躍下,刀刃向前擋在琴和X之間。

“他交給我了。”

本文標題: 【同人】《丹特麗安的書架》同人——《新時代的傳說》6 新聞轉載自網絡,不代表本站立場,如若有問題請聯系管理員,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wgkimz.live/dazahui/47171.html

為您推薦的相關新聞

11选5陕西体彩技巧